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聞熱線:0577-67898890 廣告熱線:67810777 | 關于我們 | 舊版
您當前的位置 : 文成新聞網  ->  文化  ->  原創專欄  ->  文學  -> 正文文學

我更愿記錄海浪青山(散文)

□ 包文宇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28日 來源: 查看評論

    在“旅”圈里,有這樣的現象:“旅行”的“看不起”“旅游”的,騎行徒步“看不起”駕車的。我對川藏線上的騎行徒步也有著相似的向往。
    我愛旅行。
    尤其愛大海,愛高山。
    海浩瀚無邊,波瀾壯闊。我第一次走出這一片角隅就是去平潭島,看海。晚上六點開始乘車,經歷高速上六個小時的不眠之行,車窗外的風光從密林變作良田,又由良田變作樹叢,再是逐漸顯現出江流、大海。飛躍過一條大橋便是海風陣陣的海島。晚上的海風利用了防水帆布內在的柔軟,拍打著帳篷。整宿難眠。
    從臺灣海峽涌來的浪,淘盡岸灘,大朵大朵的白浪撞碎在怪石上。浪潮退得越疾,重返之勢越是迅猛,弓起的背上閃著毒蛇鱗甲般的光,五步蛇的角上毫無生氣的白色也越是驚人心魄。扎在沙灘下的海石堪堪抵擋住了海浪的沖刷,隱忍著漠視敵人的冷血淋下。海濤的殘霧彌漫在岸的這頭,岸的那頭,遙隔著一灣淺淺的海峽,將一座糾結的島隱在身后,就連自己也只能在縫隙中窺見一條朦朧的短線,可望而難即。在燈塔邊,享受著自然的厚禮,我仿佛感受到了岸那邊同樣怦然跳動的心,與她一起,被折服在海的大氣磅礴中。
    山,頂天立地,直入云霄。我曾經登頂棋盤山。在左搖右擺的顛簸后,才在山路的九曲十八彎中透口氣,在針葉的掩映下看見山峰。從棋盤山群的山腰上就可以向下俯瞰山巒。山道并非起步于陡峭的主峰腳下,而是從側峰下開始蜿蜒向上,繞過座座山頭,再沿主峰脊線向上,才到棋盤山巔。山腳下是青翠竹林,竹林再向上漸變成了松林。腳下是松軟的松針在山道上鋪就的適足的地毯。再向上,松樹漸少,而怪石奇巖更多。走了一萬多步后,登峰亭而望,僅棋盤山群一脈能與主峰齊肩,遠處群山皆次于棋盤山主峰遠之又遠。一覽之下,無可遁影。伸手可及天穹云端,俯瞰萬物,盡在眼前。浩蕩大氣,震動心神。
    不記錄如此大氣景觀,實在可惜。自然山海的魅力,讓我更愿意記錄海浪青山。
    但若是旅游,不同于旅行,往往是在有意無意中隨別人安排的風景。心中倒映出的的風景名勝才更有震動,而并非所有人都會被同一景觀觸動。何況與一群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旅游,在山巔海岸不能長嘯,見“不賢”而不能制止,這樣的窒悶感,足以破壞人與景的共鳴。正是因為扣動心弦的景各有不同,所以才要用自己獨有的鏡頭角度捕捉扣人心弦的登山索道或是攝人心魄的巨浪。因此把照片浪費在做“證明”,卻不多用鏡頭捕捉美,到以后再看著石碑前的自拍卻忘了是什么打動自己實在可惜。光顧著“留念”卻忘記了用鏡頭捕捉那個瞬間,要是再組織旅游團,雇導游,那旅程也沒有什么趣味了。
    《中國國家地理》中記錄了騎行、徒步“胡煥庸線”“邊境線”“紅線”“棱線”“脊線”、長城、京杭運河、永暑島的經歷。在人文與自然交織中徒步或是騎行。“用雙腳丈量大地”,那是我的夢想與期盼——不僅是我也是所有旅友。

N 編輯:張嘉麗責任編輯:張嘉麗
點擊排行

關于我們 | 總編信箱 | 網站動態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幫助信息 |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

  •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