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聞熱線:0577-67898890 廣告熱線:67810777 | 關于我們 | 舊版
您當前的位置 : 文成新聞網  ->  文化  ->  鄉土文化  ->  走遍文成  -> 正文走遍文成

溯流而上,尋找心靈家園的足跡

——“走遍文成”走進張坳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28日 來源: 查看評論

中央屋

        (文圖/張嘉麗)

    《詩經》里有一首詩叫《蒹葭》,詩中寫道:“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詩中寫出了主人公對美好愛情的執著追求和追求不得的惆悵心情。我對其中的“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有著較深刻的印象,如果不是為了對美好生活的追求,或心向往之的事物,面對困難險阻,人往往會放棄逆流而上。如果不是此前到黃垟坑,尋找徐姓家族之源,我想也沒這么快溯流而上,尋到張坳,尋找勇士徐伯龍及其徐姓家族所在心靈家園的足跡。

    張坳位于南田境內,村名原叫“樟坳”,說是因從前后山有株大樟樹,村后的山便喚作樟山,村在山坳下,故名樟坳,后演變為方言音“張坳”。舊時村名大多由此方法演變而來。

     張坳建于南宋寶祐年間,距今已有760余年之久。村子歷屬青田縣柔遠鄉九都、上七源、南田鄉等。自元朝起,張坳是一個文治武功名傳四方的一個地方。武有勇士徐伯龍,文有徐希達、徐紹偉父子。徐伯龍曾讓賊寇膽戰心驚。徐希達父子及兄弟鄉鄰曾相繼創建了青云書院、儲英書院、旭照書院、文武書院、育才書院。是文成歷史上有記載以來,書院最多的村落。

        忠勇之士與烈女

    那天進入村子,第一站便尋找徐伯龍留下的足跡。

    徐伯龍生于元朝至順年(1333),是一位擅長用刀,武功驚人的習武之人。他有一把重60公斤的大刀,單手可提起大刀作戰。元至正十四年(1354),黃坦吳成七起義。為此,朝廷震怒,于次年令王姓統管官率兵征討,到達南田時,官兵恐懼不敢前行。徐伯龍便主動請纓,愿率“義兵”為前隊,攻打起義軍,并被授以松陽縣尉。第二天,吳成七進軍青田,徐伯龍遂集“義兵”于張坳外路進行抵御。雙方進行激烈交戰,因官軍未援,無奈寡不敵眾,徐伯龍與義軍被吳成七起義軍所殺。

    徐伯龍遇難后,其妻夏淑榮僅二十一歲。夏氏是一位非常剛烈的女子。徐伯龍陣亡后,起義軍進入村子。起義軍中有一位叫宋茂四的首領,見夏氏生得貌美,欲強行娶之。夏氏堅決不從,并拿刀割了自己的頭發擲在地上說,“吾頭可斷,身不可奪,復來,吾當以頭與之。”一行人見此剛烈,不敢強行進犯。為了能將幼兒撫養成人,夏氏自毀容顏將兒子養大,并于亂世中守寡到老。族譜記載,夏氏當年是用刀劃破臉部毀容。容顏對一個人來說,非常重要,何況是一位年輕貌美的女人。夏氏事跡在當時廣為流傳。

旭照書院外觀

     徐伯龍夫婦事跡令人動容,元朝廷曾下詔賜謚徐伯龍為“忠勇”。明嘉靖間,浙江巡按御史舒汀將其事跡上報,奏建忠勇祠與夏氏節烈坊。

    忠勇祠坐落于張坳馱份。清康熙年間毀于戰亂。康熙四十九年(1780)歲次庚子,由徐廷芳、徐延卿等人在原址重建,至今已達239年。忠勇祠正大廳堂塑有徐姓始族徐居延,及徐伯龍、夏淑榮像,每逢正月十五隆重祭祀。

    夏氏節烈坊于清朝毀于戰亂。此后沒有重建,它的形象僅在族譜里與人們的記憶里再現。

    徐伯龍的英勇無畏與夏氏的忠貞剛烈令人敬佩。如今徐氏后人提起他們的先輩,也是如數家珍。當年徐伯龍所使用的大刀至今還在,由后輩保存,大刀曾在縣文化館展出。刀非常沉重,全長3.02米,重達120斤。一般青壯年需雙手才能提起。能將重60公斤的大刀揮起作戰,可見徐伯龍體力非常驚人。

旭照書院

        文風蔚然的古村

    張坳還是一個文風蔚然的村子。村子曾前后建有青云、儲英、文武、育才、旭照五個書院。

    青云書院建于清乾隆年間(1736-1795),由徐希達、徐希進兄弟創辦。徐希達曾為太學生,從小膽識過人,13歲便到青田縣城打官司。生平又愛做善事,先后為青田七都小黃莊、西陵、三灘、張坳等村建有多座存放物品的倉庫,建有嶺根嶺頭亭,及與弟弟徐希進辦有青云書院等。青云書院為當地培養了一些學子,影響深遠。后因年久,建筑早已損毀,如今僅剩院址,及保留的“鳶飛魚躍”橫額等遺物。

    徐希達之子徐紹偉在當時也是一位頗有影響的人物。徐紹偉(1749-1843)字必昌,號桂巖。生于清乾隆戊辰年(1749) 。徐紹偉幼年便十分聰穎。族譜記載,他于“乾隆康寅科試入學,乙未補增廣生,丙申補廩膳生。嘉慶庚申科恩貢。”徐紹偉是一位愛書之人,家中曾藏書萬卷,且文采斐然,為當年青田名士。由他所題的碑記、序跋、聯匾隨處可見。徐紹偉于嘉慶戊辰(1808)創辦儲英書院。書院位于“石樓梯”。

    石樓梯是一座規模宏大的三進四面屋,建于乾隆庚辰年(1760) ,由徐希達、徐希進兄弟所建。四面屋前是一條街路,為當年九都最早的街道。連排十二家商店,故叫“店前路”,街路邊上,有一堵照鏡壁,兩邊各有半圓形的城門,城門下是澄清的池塘,水平如鏡。皓月當空,倒映水中,可謂一景。如今此景已不再。

    石樓梯四面屋門臺額上有徐紹偉撰書的“明經”兩字。對聯為“孝友為家政,文章報國恩。”中間正壁,掛有韓錫胙(青田舉人)撰寫的對聯“和氣況兼居福地,閑身隨處是桃源。”其屋還有水浮巖。建筑后因大火被燒毀,如今門前仍存有旗桿夾一對。原院墻有一株由徐紹偉植種的羅漢松,如今樹齡已達250余年。

育才書院老門臺

    除青云書院、儲英書院外,張坳還有由徐紹偉、徐紹唐、徐紹商、徐紹岐、徐紹那等人所建的位于文昌閣的文武書院,位于中央屋的育才書院,位于石門樓的旭照書院。當年這些書院為當地培養了一大批人才。宿儒劉耀東(祝群)少時,也曾在桂巖書房讀書。如今這些書院大多都因年久失修,倒塌的倒塌,荒廢的荒廢。現僅剩下部分建筑遺址與族譜中的建筑圖,但這種群賢畢至,見賢思齊的蔚然成風行為也給后輩留下了寶貴財富,為他們標注了參照的行為坐標。

    歷史上,這個一度曾文脈深厚,文風鼎盛的村子,如今隨著時光流逝和時代變遷,以及古建筑、文物、人文價值的流失,鮮少有人關注。尋訪中,我們走在村中,踏過一條條小巷,看過一座座蒼桑古樸搖搖欲墜的建筑時,仍能感受到過往歲月的鄉愁。

    當人們在嘆息那些具有歷史性的建筑消失的同時,看著曾作為文武書院的文昌閣,旭照書院的古建筑,育才書院僅剩的門臺,以及其他古建筑、古井、旗桿夾、古樹、大刀、石棋盤、石書籠、石水缸、石秤錘、石花鱒、水浮巖、石磉子等遺址遺物。不禁感慨,許多年過后,今天我們所看到的東西是否依然安在,是不是也像此時我們懷念那些消失的古建筑與毀于戰亂的牌坊一樣,懷念它們呢?

搖搖欲墜的中央屋

老院墻

N 編輯:張嘉麗責任編輯:張嘉麗
點擊排行

關于我們 | 總編信箱 | 網站動態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幫助信息 |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

  •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