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聞熱線:0577-67898890 廣告熱線:67810777 | 關于我們 | 舊版
您當前的位置 : 文成新聞網  ->  新聞  ->  國內國際  ->  社會熱點  -> 正文社會熱點

高空拋物:垃圾從天而降監控護網上陣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28日 來源:人民網 查看評論

  6月25日,雙井北里小區,防護網上有不少垃圾。記者鄭新洽攝

  6月26日,大屯里小區兩個攝像頭,監控兩棟高樓的拋物行為。

  6月25日,雙井北里小區,為了防垃圾砸傷行人,居民樓設置了防護網。

  近期,全國各地發生多起高空墜物、拋物傷人事件,引發社會關注。

  記者調查發現,在生活中,故意的高空拋物時有發生,非故意的高空墜物隱患也較常見,造成的傷人后果,則讓人痛心。

  朝陽法院雙橋法庭法官袁書亮表示,故意拋物砸人可被追究故意傷害甚至故意殺人的刑事責任,即使是非故意,也可被追究過失致人重傷、過失致人死亡罪的刑事責任。

  6月13日,深圳市福田區,一名5歲男孩被20層墜落的玻璃砸中身亡。6月19日,南京市鼓樓區,一名10歲小學女生被高空拋物砸中頭部,送往醫院搶救。6月22日,深圳一名居民在家中打掃衛生時,不慎致使一塊杠鈴片墜落,砸中一名過路女子。

  近期多地發生的高空墜物、拋物傷人情況引發討論。近日記者探訪北京一些小區發現,高空拋物的現象時有發生,多為高層住戶向下扔垃圾。此外,小區戶外空調機上放花盆養綠植的情況也有,存在高空墜物的隱患。有些小區采用裝攝像頭等辦法來監督震懾高空拋物的情況。

  小區住戶從高空扔垃圾

  戴峰(化名)住在豐臺青塔蔚園小區23號樓。今年5月初的一天早上,他送兒子上學,在一樓忽然聽到“砰”的一聲響。戴峰扭頭一看,離兒子約4米遠的地方掉落一袋垃圾。

  “差點砸到我兒子。”戴峰說,他當時很生氣,但抬頭觀察時并未看到人。在那之后,他特別留意該區域的垃圾,想找到“肇事者”。

  大約一周后,高空拋物再次發生。事發在清晨,戴峰看到一位撿破爛的老太太路過23號樓時,又有一袋垃圾砸了下來。老太太抬頭大罵,但同樣沒見著人。

  戴峰留意到垃圾中有一個快遞箱,上面印有收件人電話及住址。他打電話報警,與警察一同上門,一名住在14層的老太太承認快遞箱是其所扔。“她當時不以為然,還說以后不扔了還不行嗎。”

  據戴峰介紹,青塔蔚園小區高空拋物現象很普遍,主要是廚余垃圾。他曾向物業公司反映,但物業公司稱,如無證據,很難處理。

  此外,23號樓多個單元門的樓頂平臺,也有從高處拋下的垃圾。他出示的照片顯示,6月21日,樓頂平臺散落著塑料袋、煙頭、紙屑等雜物。

  市民李磊(化名)也稱,自己近日在阜成門附近一條街道行走時遭遇高空拋物。他拍攝的照片顯示,人行道上,一個透明塑料袋中疑似裝著食物殘渣。“眼睜睜就落在眼前,差點被砸到。”

  記者注意到,微博網友“666小鯨魚兒666”曾于5月25日發微博稱,勁松三區312樓西側長期有高空拋物、扔生活垃圾的行為,反映后好轉幾日又繼續扔,此行為愈演愈烈。

  對此,北京12345官方微博6月初回應稱,社區聯合該樓樓門長通過走訪、入戶等方式,通過多方調查和居民提供線索,找到一戶疑似拋物的住戶。但該住戶稱自己沒有此行為。對此,社區會繼續查找高空拋物的住戶。此外,社區在樓門口、電梯門口及電梯間分別張貼提示,禁止高空拋物。同時將加強巡視,通知負責轄區環境衛生的保潔公司,加強對該處的清掃及巡視工作。

  戶外空調機上放花盆

  與高空拋物不同的是,記者近日探訪發現,北京多處住宅樓有居民在戶外的空調機上放花盆養花,且無任何防護,存在墜落隱患。

  6月22日中午,在工人體育場東路14號院,一棟住宅樓三樓的戶外空調機上,擺放一個紙箱。箱子被塑料布覆蓋,但無任何防護。同樣在這一樓層,一個陽臺的外側,安裝著一個鐵架,鐵架上擺放一盆鮮花。時值中午,緊挨著住宅樓的道路不時有行人經過。

  一位路人對記者表示,空調機上養花安全隱患很大,因為刮風下雨或空調機工作時引發的震顫,可能導致花盆掉落、砸傷行人,“就這么擱著沒有任何防護,感覺隨時可能掉下來。如果知道上面放著花盆,路過的時候肯定不會靠得太近。”

  事實上,此現象在北京不止一處。

  6月22日,工人體育場東路小區2號樓的一個三層窗戶外,空調機上也擺放一盆綠色植物,且無任何圍擋防護。該住宅樓距離人行道約10米,樓外有圍墻圍擋。但小區內,這棟樓下同樣有居民走動。

  6月23日,雙井北菜園小區。一處高樓層的窗戶外緣,擺放著7盆大小不等的綠色植物。另一棟居民樓共5層高,5樓一個窗戶外的空調機上,放著一盆綠植,其右側的窗戶外搭建圍欄,多根竹竿豎立,延伸至樓頂。

  措施小區安裝攝像頭監督震懾

  為防拋物、墜物傷人,有小區裝上攝像頭監督震懾。朝陽區大屯里小區采用此舉。

  此前網絡流傳一段視頻:一個老人從七樓打開窗戶,將一盆臟水潑下。視頻發生地,就是大屯里小區。據居民介紹,大屯里小區103號與105號樓的高空拋物現象時常發生。兩棟樓都有28層,清潔工甚至要戴頭盔作業,以防被高空拋物砸到。

  大屯里社區居委會一位工作人員6月25日稱,此問題被媒體曝光后約2周,他們安裝了兩個仰拍攝像頭,監控兩棟樓的高空拋物行為。由于角度朝上,并不會侵犯到居民隱私。自安裝以后,“高空拋物現象明顯減少”,至今尚未拍到高空拋物行為。

  “對這些從高處扔垃圾的人也是一種震懾和監督。”這位工作人員表示,“效果還是很明顯的,所以我們還會繼續安裝。”

  朝陽區的雙井北里2號樓采用的是安裝防護網的辦法。

  該樓所屬的九龍社區居委會一位工作人員表示,雙井北里2號樓位于東三環邊上,人流量大。加之有12層高,居民人數多,高空拋物風險較大。大約5年前,街道辦了解到居民的需求后,進行牽頭,最終由九龍社區居委會建成防護網。

  “我們會定期對防護網上的垃圾進行清理。由于社區和各個樓門長的宣傳教育,現在高空拋物的現象比以前少了。”

  講述受害者被砸成傷殘疼起來“撕心裂肺”

  2010年,來北京看病的史鳳霞為救一對母子,被高空墜物砸中致殘,患上復雜性疼痛綜合征。9年過去,史鳳霞歷經9次手術,疼痛依然如影隨形,“每天都疼。無法用語言形容,是撕心裂肺的痛。”

  史鳳霞至今記得9年前那一幕。在西直門南大街15號樓,位于17層的一塊塑鋼窗忽然脫落,眼看即將砸中一位抱著孩子的母親,史鳳霞呼喊一聲,將母子摟住。掉落的窗戶砸到她后背,她的身體多處受傷致殘。復雜性疼痛綜合征帶來的痛苦,隨時折磨著她。時至如今,有時在夜里,她疼得在屋中走來走去,睡不著覺。

  受傷之后,史鳳霞經歷9次手術,每次都與高空墜物引發的傷情有關。她不能再干活,雙臂麻木得已經拿不起東西,連吃飯都要晃晃悠悠地把飯菜送到嘴里。前段時間,她還因長期吃止痛藥傷到腸胃,在老家的醫院做了個手術。

  法院最終判決涉案房主范某及房屋實際使用人紀某對此次事件承擔相應民事責任,賠償史鳳霞的合理損失(含醫療費、殘疾補助金等)12萬余元。

  釋法找不到侵權人全樓住戶或全變成被告

  朝陽法院雙橋法庭法官袁書亮介紹,一年審理高空墜物、高空拋物砸到人的案例在5件以內。此類案件具有審理過程中實際侵權人很難查清、被告人往往眾多的共同特點。

  袁書亮介紹,高空拋物的情況,因樓房住戶很多,往往被害人被砸到后無法找到是誰進行拋物。如能確定實際侵權人,應由該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對于侵權人難以找到的情況,侵權責任法對此類案件有明確的規定,第87條拋擲墜落物品致害責任規定,從建筑物中拋擲物品或者從建筑物上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除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給予補償。因此,審判實踐中經常會出現被告眾多的情況,“甚至一整棟的住戶都成為了被告”,因為他們都屬于可能的加害人。

  袁書亮說,此類糾紛的歸責原則是公平原則,即在未能查明具體侵權人的情況下,出于公平角度的考慮,確定由可能加害的人進行補償;此類糾紛采用的是舉證責任倒置的方式,即被告須證明自己不是加害人,以“自證清白”,否則均要對被害人進行補償。比如在他了解的一起案例中,一個煙灰缸從樓上飛落將被害人砸至重傷,因為無法找到侵害人,可能扔煙灰缸砸中被害人的住戶們都成了本案被告,一共有20多家被告。

  高空拋物若情節嚴重將被追刑責

  此類案件,如果能找到侵權人,侵權人則可能面臨刑事處罰。袁書亮介紹,高空拋物已經涉嫌違法,如果確定其是故意拋物砸人則可被追究故意傷害甚至故意殺人的刑事責任。如果其是在非故意砸人的情況下,隨意拋物將人砸傷,如果被害人受到重傷甚至死亡,拋物人則可被追究過失致人重傷、過失致人死亡罪的刑事責任。

  在記者探訪中,很多住戶質疑物業管理不到位,導致小區居民總順窗拋物。那么物業是否應承擔共同責任?袁書亮表示,建筑物上的懸掛物脫落、附屬設施墜落的情況下,建筑物的管理人物業承擔責任,比如樓房的公共區域墻皮脫落砸傷人需要物業擔責。但高空拋物中,已經有明確的侵權方,物業作為小區管理者,只能對居民拋物行為進行規勸,并無執法權,因此一般情況下不應和拋物者一起被追責任。

  袁書亮說,實際審判中,對于花盆是建筑物擱置物還是墜物在性質認定上各個法院有不同判例,他傾向于認定花盆屬于墜落的物品,不屬于建筑物的一部分。如果造成損害,則要由具體的侵權人賠償,如無法確定具體侵權人,則由可能的加害人進行補償。

  案例1 車被落石砸中34戶業主被判共同補償

  去年5月,北京市昌平法院判決一起高空拋物砸壞車的案例,樓上34戶居民無法“自證清白”,被全數判決共同承擔補償責任。該案終審維持原判。

  事發2017年4月28日晚,楊先生將自己的車輛停放在昌平區某小區一棟單元樓邊,辦完事回到車旁發現前風擋玻璃被一塊落石砸裂。他通過小區物業監控錄像、入戶走訪,也沒能找到明確的責任人,只能確認石頭從3層以上墜落。為此,楊先生將停車位上方的該單元樓1號、2號三層以上全部34戶訴至法院,要求賠償自己修車費。

  雖然居民盡力尋找自己不是加害人的證據,比如單位打卡記錄、會議記錄、診療記錄等證明事發時他們不在家中,但均未被法院采信。最終,昌平法院根據案情,酌情確認34名被告承擔總計80%的補償責任。

  案例2 拋物砸車犯危害公共安全罪獲刑

  去年,房山法院通報了一起高空拋物的刑事案件。據介紹,2014年11月9日至20日期間,張某為發泄情緒,從家中陽臺及四樓與五樓之間的樓梯處,多次朝樓下拋擲花盆、玻璃罐、滅火器等物品,導致多輛汽車被砸壞。

  法院經審理認為,張某在人員及車輛密集的小區里,以高空拋物的方式危害公共安全,其行為已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最終判處張某有期徒刑二年。房山法院法官表示,高空拋物危險性極高,尤其在人群及車輛密集的生活區,高空拋物會對過往的行人以及車輛造成損害,危及公共安全。因此,在公共場所故意拋擲物品致人損害的,可能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高空拋物傷人案中,被告須證明自己不是加害人,以“自證清白”,否則均會被認定為可能的加害人,都要對被害人進行補償。

  高空拋物已經涉嫌違法,如果確定其是故意拋物砸人則可被追究故意傷害甚至故意殺人的刑事責任。如果其是在非故意砸人的情況下,隨意拋物將人砸傷,如果被害人受到重傷甚至死亡,拋物人則可被追究過失致人重傷、過失致人死亡罪的刑事責任。

N 編輯:張梭梭責任編輯:張梭梭
點擊排行

關于我們 | 總編信箱 | 網站動態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幫助信息 |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

  • 相關鏈接